户外

    新疆沙漠中最后的捕鱼部落,他们的烤鱼很诱惑

    时间:2019-09-23 22:00 来源: 作者:信息发布中心

    传说中,在世界上最大的流动性沙漠塔克拉玛干沙漠深处,曾经生活着一支世代依罗布泊水域而居的“罗布人”。千百年来,他们与世隔绝,在沙漠中的海子里打渔为生,保持着原始的风俗习惯,充满了神秘色彩。

    从尉犁县城往西南走,一条公路像条项链将两边大大小小的水面串了起来,通向一排排的胡杨林深处。据说,罗布人给这些星罗棋布的水面起了一个美丽的名字,叫做“海子”。

    太阳渐渐升起,阳光下的大漠宁静而安详。爬上一座沙丘,只见苍茫辽阔的天空下,一望无际的金色沙海一直延伸到视线尽头。碧空映照下的塔里木河从村边流过,几个大大小小的海子旁边,点缀着芦草和胡杨木搭建的小屋,这里就是罗布人居住的村寨。

    一些坚称自己是“罗布人”后裔的居民在这个与其先民生存之地类似的地方,在这里,坚称自己是“罗布人”后裔的人们划着“卡盆”(用一根胡杨木凿空而成的独木舟),张网捕鱼,沿用古法烤食鲜鱼,向世界各地的游客展示着他们所继承的传统生活。

    据说在这个方圆72平方公里的村寨里,还生活着二十余户人家。一进村子,就是成片成片金色的胡杨林,遒劲苍挺,千姿百态。胡杨树的树皮上布满了纵横交错的裂纹沟壑,这些都是和大自然搏斗的记录。

    罗布人把胡杨视为“圣物”,那是因为这种在中国西北沙漠里高高挺起的乔木,根系能扎到地下几十米深,成就了粗大的树干和顽强的生命力,演化成罗布人物质生活的依赖和精神世界的寄托。

    罗布人的小屋古朴而又随意。他们在海子边找一棵大树,以树冠为屋顶,砍下一些胡杨枝条,弯弯曲曲地插成一排,这就形成了墙。然后,从海子边挖出泥巴,在墙上涂抹一遍,一个家就此竣工了。

    在村寨中,我们还看到一些被掏空一半的胡杨木,放在屋前屋后,这就是罗布人的船。早期的罗布人,家当只有渔网和小舟。在塔克拉玛干沙漠边缘,塔里木河与孔雀河急流滚滚,从天山、昆仑山上带来清洌、甘甜的雪水,把罗布泊充盈得烟波浩渺,形成了一片片泽国和绿洲。

    世代生活在罗布泊附近的这些土著,被称为罗布人。有趣的是他们生活在干旱少雨的沙漠之间,却不是游牧民族,而是靠捕鱼狩猎为生。百转千回的塔里木河在沙漠中形成一片片绿洲和海子,罗布泊曾经也是水草丰茂的地方。

    罗布人就划着独木舟,穿梭于河道和海子之间,用挂网和鱼叉捕鱼。烤鱼是罗布人百吃不厌、制作手法依旧的主食之一。熊熊的篝火燃起,先把一条整鱼从背上剖开,去掉内脏,一条条大鱼被熟练地一剖为二,用红柳条穿起来,插在火堆旁烘烤。罗布人的烤鱼非常简单,唯一的调料就是盐。

    大约1小时,将烤熟的鱼抽出木棍,盛放在盘中,再放入细盐就可以直接食用了。现在则为了迎合外地游人的口味,还会撒些孜然、辣椒面等调味。撕下一条烤好的鱼肉放在嘴里,口感滑嫩,香气扑鼻。

    他们千年如一日,悠然地用胡杨作舟、以曲木为罐、劈梭梭为柴、插芦苇为室、借胡杨树洞中的黄水浆洗衣服、削红柳修枝做成鱼叉,一切源于自然,只有属于自己的“绿色”生活。

    罗布人寿命相对较长,罗布村被国际医学界誉为四大长寿村,据说当地还有一位80多岁的老人当了新郎。这与他们常年进食无污染的野生鱼等食物有直接关系。此外,罗布人常饮以当地野生的罗布麻经蒸晒烘焙煎制后制成的“不老茶”。

    罗布人的舞蹈更是风格独特,他们把生活融于舞蹈,把舞蹈融于生活。他们的做饭舞是罗布人通过头、肩、手、腰的巧妙配合,以优美、轻快的舞姿生动形象地再现了罗布人生活的场景。

    食完美味,坐在胡杨树那倒而不朽的树干上,享受夜幕下的罗布人村寨大地所散发的粗犷原网赚知识始的气息。环顾罗布村四周,只见胡杨密布,河湾环绕,啼鸣于河湾中的白鹭、黄鸭,像极了一幅幅鲜活的图画。

    很多人来到这里,一下就会被它独特的自然风光、淳朴的民俗风情所吸引。尤其到了秋天,胡杨树的叶子一片金黄。一棵棵、一丛丛、一片片,金灿灿、亮晶晶,把大地装扮得风姿万千,景色旖旎,让人心醉。

    上一篇:燧ヶ岳_户外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