户外

    一上一下战玉龙_户外

    时间:2020-05-19 23:53 来源: 作者:信息发布中心

    引子:一次说跑就跑的越野

    在距离比赛开赛前的一周的5月3日,我和摄影师朋友金晋正在亚丁西境之地的青蛙海游玩,聊到他亚丁拍摄之后要去玉龙雪山接着拍摄,我当时说我没报上名,今年的玉龙赛事简直太火爆,尤其是65KM超级越野赛组别报名开启后不到10天就爆满了。由于那段时间加班没太注意等后面想报名发现已经满额了,加上自己去年跑过一次也就放弃去玉龙比赛了。金晋也许听出了我有些遗憾的语气吧,待我们下山后有信号了马上联系了赛事主办方的大宝老师,大宝看还可以加名额就给我安排了,于是就有了我M201的号码及再战玉龙的机会,来了一次计划之外说跑就跑的越野赛。

    龙腾亚丁越野超级转山53KM结束后的5月6日回到家中,短暂休整了两天后5月9日上午便飞往丽江,下午领取参赛物品及参加技术说明会,得知各方面不可控因素65KM的超级越野赛与33KM挑战赛俩组别合并,很多选手非常失落,我去年跑过65KM体验完美倒也不遗憾,短距离天空跑的33KM玉龙挑战组保有精华的赛段乱石流沙坡感觉也不会差,既然来了跑就是了。5月10日在白沙古镇闲情逸致,朋友相聚,待战玉龙。

    上.朝向玉龙,群英角逐

    (START白沙古镇2420M——CP1A玉湖村——CP2A蚂蝗坝——TP大峡谷4460M,行程总数16.8公里,时间2019年5月11日6:00——09:00)

    今年换了组别,不像去年凌晨零点开跑,这次开赛时间非常舒服可以安睡一晚。早晨5点才起床整理吃东西准备比赛,住的酒店离起点也非常近,我在开赛前一刻钟才出门,当我到达白沙古镇中心门楼处时,已经聚集了非常多的选手,不知道后面都排到哪里去了,我尽量排在靠前的位置等待着开跑的那一刻。

    清晨6点整大宝一声令下,在前排大神“双敏”祁敏及邓国敏的带领下大家跨过了窄窄的白沙古镇中心门楼的起点线,迈着敏捷的脚步向北穿过白沙古镇的街巷。刚出白沙古镇,路上出现了一大块银白色的水面拦住去路,没办法大家只好硬趟过去,刚刚跑热的脚一下湿透回到冰凉,还好的天空从暗蓝灰色开始慢慢被淡淡的黄灰色所遮盖,给我带来了一丝暖意。

    之后是一段6公里左右长度的宽敞平坦的田间平路,视野一下开阔了,视线前方是连绵起伏的山川,玉龙雪山高高耸立在其上俯视着我们,伴随朝霞朝向它,大家开始了今天的挑战。

    双敏的速度太快了几乎看不到他们的身影,我也尽量提速慢慢赶超一些选手,想着尽量跑到靠前的位置占得先机,可能是大家都休息充足一路上你追我赶,也可能是亚丁高强度比赛后我还没有完全的恢复过来,感觉步伐有些沉重提不起速来,这样的路况自己应该是可以再快一点的略有些无奈,直到跑完了玉湖村这段平缓路后我才慢慢跑到了前十左右的位置。

    过了玉湖村后是一段草坡路一直引着我们进入前方一大片松树林中,路不是太陡也不想停下来就没有拿登山杖出来。伴着晨光在这样青翠的松树林中穿梭与去年深夜独自一人在这片漆黑的松林间穿行,感觉简直天壤之别。差不过快到七点半钟的时候我爬上了这片松树林的顶端,跑出松树林是一大块山林围起来的大草坪,在草坪的中间有几大块形状特殊的石头凸起,这里就是蚂蝗坝了。

    在蚂蝗坝的上方就是今天的最精华赛道之一的流沙坡,那倾斜的灰色块成了整个时空中最特别的存在,自然蜿蜒的路线漫步其间,我已经开始畅想在那块灰色幕布上舞动身体了,我带着轻快的脚步跑向CP2蚂蝗坝补给站。

    在这里我脱掉了冲锋衣,拿出登山杖,在补给站看见了老蒋,去年我们一起跑过65KM,之后梅里100又再见面了都跑两日赛,整理好后跟他打了个招呼我就接着出发了。

    更换了装束后顿时感觉清爽了许多,有了双杖的支撑不到半小时我就翻上了CP3箭竹林前面的这个陡坡路段,于8点整到达了补给站打卡。去年箭竹林到大峡谷这一段赛道由于没带杖爬的非常费劲,这次明显轻松了很多。

    刚一出箭竹林补给站就是一个向下缓坡,随即绕了两个小湾后就开始爬升,这时路上开始布满了各种小碎石,跟着一个Z字型的小石路爬上了第一个小山包,接着斜向上翻越了第二个小山坡,这时我看见一个红背心的选手在我前面不远处,随后又绕过一各小湾后就来到了最后的一个布满了枯木树桩的小山包上。

    当我爬上这个小山包后,那灰色的瀑布从高处的倾泻而下呈现在我的眼前,而站在我身旁的志愿者朋友拿出了他的小提琴,准备为我即将面对的挑战奏响助威。他一直驻守在这里为经过这里的选手们送去他的赞歌,也为我们此次的越野赛带来了别样的感觉。

    流沙坡其实是一个整体,我个人把上流沙坡分为2段:从布满枯木的小山包开始到一处可见的岩石孤岛后面稍缓一点的沙石平台为第一段;接着大致向左方向爬升一段较陡的较长的斜沙坡,到达斜坡顶部的一个大石头处为第二段;然后从这个大石头处继续向上一小段沙坡后就进入了绿洼地。而下流沙坡要多一段,就是从第二段顶端的大石头继续向右斜上,随后稍微缓和一点的路段一直连接到绿洼地中部,但是下降流沙坡很顺畅很自由也可以理解为整体就一段。

    离开拉琴的志愿者后,我的心中仿佛依然升起了激昂的战歌,很快进入流沙坡后我就赶超了前面的那个选手(应该是王庆虎),开始了第一段流下沙坡的攀爬。第一段才爬了一半,这时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了眼前,是祁敏他已经返回了,这一幕感觉时曾相识,去年我也是刚上流沙坡一会儿就碰到申加升已经下山了,果然大神的速度都是如此的相似。我只好尽力的挥动双杖加快速度,很快爬完第一段,接着向右斜上一点小段沙坡后开始向左爬升大陡坡,还好有双杖支撑没有出现去年那种走一步滑两步的情况。我和后面选手距离也越来越大,很快我翻越上了流沙坡进入了绿洼地路段。

    在绿洼地这一段前面有个红色身影离我越来越近,在随后的一段向上的草坡路段我赶上了他,原来是小宇(任汝巧),玉龙之后我们又在9月的黄龙和11月的四姑娘山又遇见了,真是都钟爱高海拔。他没有用杖面对流沙坡及后面的乱石坡都要吃力一点,不过在后面下流沙坡时他又把我赶超了回去。

    此时我们将开始本次赛事另一个精华的乱石坡赛段,我个人也是把它分成3段,前段是与草坡过渡的前端小段乱石坡,然后是最核心的中段沿山脊线爬升的超长乱石坡,也是难度最大的一段,顶段是一处崎岖乱石聚集的平台及一小段乱石坡通达TP大峡谷。

    我刚攀爬一小段乱石坡,这时第一段的上方小山头出现了好友金晋的身影,我挥动手臂朝他喊了一声,步伐越来越矫健,在4千多米的地方见到朋友内心无比激动。他昨晚就住在了CP3箭竹林,今天一大早背着拍摄器材爬上乱石坡来等待选手来拍摄的,想要拍出的好的片子摄影师也是不容易。

    一边和他简单的交谈着一边朝前继续爬升,他跟着我拍了一下,随后是一段较平缓的路,上方就是乱石坡第二段最长最高的路段,Z字型的路径印在石坡中,在中间位置出现了前面两名选手一蓝一红的身影,知道待会折返我们还会再见我暂别了金晋,也开始这段艰难的攀爬挑战。

    刚一开始踏上乱石陡坡,双脚一下就开始感觉到了压力,一抬腿肌肉就立马酸胀起来,我用杖一前一后的按着节奏支撑着我的步伐,还是非常吃力,几乎是爬一段Z型路线就要休息十来秒又继续,身后的小宇背着手缓慢的挪动着,我继续埋着头步步向上,无暇于周围大美的雪峰景观,差不多一刻钟后终于爬上了这段乱石坡的顶端,长舒了一口气。接着是一段较平缓的山脊石路,好似一座乱石桥般连接着前方的一块乱石平台。释放出刚才攀爬的压力我加大了步伐快速的冲上了嶙峋的乱石平台。

    进入乱石平台后,路线已经混乱在它的无形之中,这时之前的两名选手先后返回了,我继续朝着前方明显的Z字型上坡路以及左上方的一块突出的巨石下的TP大峡谷打卡点迈进,于上午9点整到达了TP大峡谷打卡点。


    下.流沙滑落,青云归来

    (TP大峡谷4460M——CP2B蚂蝗坝——CP1B玉湖村——END白沙古镇2420M,行程总数16.8公里,时间2019年5月11日09:10——10:44)

    此时,玉龙雪山险峻的巨大南壁从天际垂落直玉龙大峡谷,谷底一小块晶莹透亮的玉色照亮了整个玉龙大峡谷,就好似玉龙的一滴眼泪令我不禁为之动容。玉龙雪山仿佛漂浮在另一个时空之中,保持着它的神秘与壮美,去年的干河坝赛道就曾深入至这里,感受了无比震撼的荒野之境,一年后从高处远远的望下去,时光飞逝,岁月如玉……

    在TP大峡谷打卡点收拾好登山仗,还遇见了志愿者大理双廊越野赛总监长城大哥,我们拥抱了一下然后我开始折返归去,略有不舍的转过身告别玉龙雪山,此行我其实不是挑战玉龙而是为再次亲近于你。很快下降至乱石平台后继续前往下一段的大乱石坡,当我再次来到中段乱石坡的顶端,朝下望去后面的几位选手正在攀爬着,就像我之前一样艰难,而此时的我无比的轻快,准备着开始下降这个大乱石坡。

    这时的金晋已经来到大乱石坡的中间位置,他好像看到了我,我呼出一口气,开始了这一段快速而欢腾的降落。无法停下脚步从他的身前略过,而他用自己独有的明锐视角为我呈现了一张张奔跑的大片,记录下这短暂的美妙瞬间,为我的这次玉龙挑战赛留下了永久难忘的记忆。我只好用简单的话语快速的与之告别,他此后还将为其他选手们奉上属于他们的精彩。

    很快我跑过了乱石坡,这时候的选手也开始多起来了,跟随路径自然的进入了最上面的一段流沙坡,心中情不自禁的开始兴奋起来,开始幻想待会下滑流沙坡的舞步了。很快来到了这一段的端头,越往前也越来越陡,加上下流沙坡比上流沙坡感觉陡了太多,上来的很多选手都在我的右下方常规的上坡路线,而我的路线在他们高处互不干扰。随后我跑跳着开启了随后一大段流沙坡的滑降表演,从右侧缓慢爬行的其他选手羡慕的目光中我感觉到了如流沙自然滑动般的自由与快乐。

    快速向下冲到一半的时候,感觉到膝盖强大的压力感,同时我的双脚被灌进鞋子里的小沙石硌的生疼,我提醒着自己慢一点。而此刻右边一个红色身影急速的划过,原来是小宇(任汝巧)他选择的路线和我不同并且速度超快,我顾不得不适开始快速冲下最后一段流沙坡。

    来到了布满枯树桩的小山包上,我赶紧找了块石头坐下来抖掉已经填满两只鞋子的沙粒,重新让我的双脚变得舒适才再度出发,这时路上的选手很多,我尽量避开他们轻快的朝后面的CP3箭竹林及眼下方的CP2蚂蝗坝冲下去。于上午9:35到达了蚂蝗坝补给站,之前从蚂蝗坝上去大峡谷用了一个半小时,下来只用了半小时左右,这是此行最极致的赛段,度过了最精彩的两小时光,令人回味无穷……

    由于没什么需要补给的,打完卡后我就离开了CP2蚂蝗坝,这一块略有些缓坡的大草坪跑起来非常轻松舒服,很快我就钻入了青松林里面。这时候的松林里和之前一样没有其他选手,我一个人在林中穿梭,差不过半小时窜出了青松林,来到了下面的草坡段。

    随后又跑进了最后7公里左右的玉湖村宽敞平坦的大道,去年最后的7公里和这一段重合感受也类似,我对这种平坦的赛段真是不感冒,渐渐的我感觉到了疲乏,加上这时有些闷热更是有些提不起劲来,甚至跑了几百米后停下来走一下又再接着跑。一个红色的背影(小宇)在我前方三四百米的处临近CP1玉湖村,随后我也过了补给站,继续按着跑跑停停的节奏前进,始终没法拉近我和小宇之间的距离。而快到白沙古镇时,突然身后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驱赶着我,原来是之前流沙坡被我超越的王庆虎又赶了上来,最后他差半分钟没能赶上小宇。不禁让我联想起去年也是最后这一段赛道,美国选手Jamil高速超越了我和唐三石的情景,冲线后累的不行在地上躺了很久才回过神来,这次王庆虎也是最后这段平路拼命奔跑累的够呛,时隔一年剧情如此类似,也是真是非常的有意思。今天前半程我超越了他们俩而后半程他俩又追赶了回去也是有趣,最后我不紧不慢的于上午10:44分跑过了白沙古镇中心门楼的终点线。

    尾声

    最终,整个赛程用时4小时44分 ,总排名第9名,男子排名第9名,还是顺利按自己预期目标完成了跑进前十。本来有可能跑到和去年的一样的第7名,在最高点大峡谷就是第7位,无奈返程中又被追超了回去,不过背靠背2场高海拔越野赛都跑进前十已是非常满意了。总之,经历了一次说跑就跑的越野,遇见了很多新老朋友,挑战了玉龙雪山,留下了精彩的奔跑身影……

    备注

    A、赛前一波三折,先是5月3日一处精华赛段干河坝取消,由于玉龙雪山干河坝区域发生山体岩石崩塌,然后是5月7日丽江玉龙县龙蟠乡兴文村发生火情赛道再次调整,最后65KM超级越野组只好与33KM挑战组合并,真是计划没有变化快,也为去年能完整的跑过65KM赛道而庆幸。

    B、本次比赛除了前2名大神“双敏”无法企及,之后从第4名到第9名选手时间差在14分钟之间,而12名之后到20名时间差更是只有10分钟,当然我们7/8/9三名选手相差仅仅只有一分半钟时间,真可谓之:群英角逐。

    C、整个赛程个人的分段时间配速表(白沙古镇到山脚的7公里平坦路应该是可以快一点的)

    D、赛前刚参加了亚丁越野转山赛,我的庄主鞋洗了还没干,还有想着玉龙是65KM长距离且有3个大的爬升与下降选择缓冲好一点的HOKA飞羚3带上,结果33KM短距离天空跑,尤其是平缓路段感觉有点软提不起速度来,算是有些失误,或本就实力不够?以后比赛需多带一双鞋备用。

    E、目前参加的所有赛事中唯一次没有自己拍照, 一方面是因为距离短竞争激烈,还有就是去年已经来过没必要。这次两组别合并摄影师也就聚集在这条赛道上,因此赛中的照片算是最多最好的一次了。

    (文中引用了几张不知其名的选手拍的照片只为示意赛道,感谢官方摄影师记录下的精彩画面和奔跑瞬间!)

    上一篇:2020珠峰测量登山队召开冲顶动员大会 预计22日登
    下一篇:没有了